廈門日報刊發我校教師文章:習近平“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的三個維度

  

編者按:7月29日,《廈門日報》“理論在線”刊發我校馬克思主義學院教師撰寫的理論文章《習近平“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的三個維度》,文章主要从內涵的維度、曆史的維度、功能的維度阐述了对習近平总书记“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的理解,認爲習近平总书记“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有豐富而厚重的理論淵源,深深紮根于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實踐並逐漸發展形成,是千年傳承的中華文明與馬克思主義相融合、並在新時代煥發生機活力的生動體現。

 

習近平“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的三個維度

来源 :厦门日报 2019-07-29


【編者按】大神娱乐马克思主义学院,是在原思想政治理论课教研部的基础上,于20161222日更名成立的。学院坚持学科引领,凸显内涵建设优势,及时将習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融入思政课教学,在全校各年级开设了学习新思想专题课,有力推进了習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进教材、进课堂、进师生头脑。 此外,学院还增强社会服务能力,成立了两个服务社会的研究中心——習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厦门发展研究中心,为厦门经济社会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本期“理论在线”特刊发大神娱乐马克思主义学院专家撰写的两篇理论文章,以飨读者。

 

 ●喻坤鹏  大神娱乐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博士

    

党的十八大以来,習近平总书记在关于国内国际一系列重大问题的论述中,高频率地使用了“共同體”這一概念,簡要梳理,目前已有“生命共同體”“中華民族共同體”“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亞洲命運共同體”“亞太命運共同體”“海洋命運共同體”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等概念運用在衆多領域的中央文件或重要論述中,這還不包括在一系列雙邊關系中使用的命運共同體概念。

    可以说,習近平总书记“共同體”重要論述,正隨著我國社會主義建設實踐的推進而不斷豐富發展、開花結果,日益枝繁葉茂、影響深遠,尤其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倡議,已成爲我國在當今複雜國際背景下,繼續推進對外開放、謀求世界和平與發展而提出的中國主張和中國方案,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和普遍好評。在這種背景下,加深我們對“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的理解以更好指導實踐,無疑是一項緊迫的任務。爲准確把握相關內涵及精神實質,本文嘗試從以下三個維度來解析以深化我們的學習。

    內涵的維度

    習近平总书记“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首先是對唯物辯證法的具體運用。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概念,是從一系列相關互聯的“共同體”概念中孕育而來的。習總書記反複強調,“山水林田湖是一個生命共同體”“人類共有一個家園”“各國相互聯系、相互依存,全球命運與共,休戚相關”等等,這些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的宏觀理念與思維方法,與唯物辯證法強調整體性、開放性、動態性的聯系觀、發展觀是完全一致的。

    其次,習近平总书记“人类命运共同体”重要论述也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具体运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论述及实践,既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为基础,又面向世界。习总书记反复强调我们的实践“要为人民谋幸福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全人类的共同愿望,就是和平与发展”“要为当代人着想,还要为子孙后代负责”等等,这些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价值取向和目标的论述,充分体现了人民立场,与历史唯物主义强调人民群众主体性的基本观念是完全一致的。

    再次,習近平总书记“人类命运共同体”重要论述还包含了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因子。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曾为我们描绘了物质财富极大丰富、社会关系高度和谐、人们精神境界极大提高和人自由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图景。习总书记在论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时,也勾勒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所追求的未来世界,即“持久和平的世界”“普遍安全的世界”“共同繁荣的世界”“开放包容的世界”和“清洁美丽的世界”,实现的途径是“对话协商”“共建共享”“合作共赢”“交流互鉴”和“绿色低碳”,虽然描绘的美好程度不同,但二者强调物质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关系的和谐、人们精神境界的提高、建设人的发展更美好环境等核心内容是高度一致的,可以说,習近平总书记“人类命运共同体”重要论述,既蕴含了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因子,又照顾了当今世界发展的现实,能被国际国内社会广泛理解和认可。

    最后,習近平总书记“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還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髓相吻合。在論述“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目標、原則、倡議等內容時,習總書記常常引經據典、古爲今用,將追求和平、合作、包容、實幹、持之以恒、天人合一等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精髓融入其中,爲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注入了獨特的傳統文化內涵。如用“海納百川,有容乃大”比喻開放包容原則;強調中華民族幾千年“以和邦國”“和而不同”“以和爲貴”的和平基因等。

    曆史的維度

    学习習近平总书记“人类命运共同体”重要论述,我们还需要从曆史的維度入手,才能体会其历史的厚度和理论的深度。

    首先,要把握理论上的历史继承性。習近平总书记“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有豐富而厚重的理論淵源,一方面,“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運用了馬克思主義中的唯物辯證法思維方式,堅持了曆史唯物主義立場,蘊含了共産主義遠大理想的因子,是百年傳承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又一次生動體現。另一方面,“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融入了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是千年傳承的中華文明與馬克思主義相融合、並在新時代煥發生機活力的生動體現。

    其次,要把握实践上的历史继承性。習近平总书记“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絕不是一種設想或空想,而是深深紮根于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實踐並逐漸發展形成的。一方面,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社會主義建設,在實踐中不斷進行經驗總結和理論升華,不僅爲“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的形成奠定了豐富的實踐基礎,也在許多方面成爲直接的理論來源。另一方面,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在新時代進行的社會主義實踐,是“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形成的現實基礎。正是爲解答“世界怎麽了、我們怎麽辦?”的時代之問,“人類命運共同體”相關論述才在解決各種實踐問題,尋找繼續前進道路的過程中應運而生。

    最后,要把握習近平总书记“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本身發展的曆史過程。從時間上看,“共同體”相關概念是逐步增多的,比較明顯地體現了“共同體”內涵從個別、少數領域不斷豐富擴展的發展趨勢,而“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其中內涵最寬廣的,盡管有不一樣的前綴限定詞,但這些不同的“共同體”概念與“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體現出的思維方式和理論內核是一致的,一定程度上,其他“共同體”概念可以看成是“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概念的子概念。可以預見,隨著未來我國社會主義建設實踐的推進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各項工作的細化,還會出現更多運用在具體領域的相關“共同體”概念。

    功能的維度

    从功能的維度看,習近平总书记“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是指導實踐的重要思維工具和理論工具。

    一方面,習近平总书记“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創造性地運用了馬克思主義辯證法、曆史唯物主義等思維方法,在具體實踐當中代表了和平、合作、包容、共贏的思維方式,與強調個體利益、以鄰爲壑的零和思維相區別,因而是重要的思維工具。

    另一方面,習近平总书记“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是能夠在衆多領域發揮作用的重要理論工具。根據“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的一系列基本原則來推導,一個具體實踐領域,只要相關各方存在相互影響和相互制約的聯系,並能在一定條件下將各方看成一個有機整體,那麽“共同體”思想發揮作用的基本條件就已具備。如果該領域的相互聯系已至相當程度,存在一定的共同利益與共同價值,並需要各方采取一定措施來推動實現,那麽建立“共同體”的現實條件就已具備。

    從馬克思主義辯證法來看,世界萬事萬物都是處在相互聯系、不斷發展的整體中,因此,“人類命運共同體”具有涵蓋所有實踐領域的理論廣度。可以預見,在當前直接運用“共同體”概念的生態、民族和外交等領域之外,還將有更多的實踐領域將進入“共同體”思想的應用範圍,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論內涵和實踐基礎,也將在這一過程中不斷得到豐富和充實。

    当然,从传播的角度看,由于習近平总书记“人類命運共同體”重要論述強調共同利益和共同價值,堅持合作包容,追求共享共贏,因此在傳播中較易獲得他方的理解和認可,也能夠在實踐中拉近各方距離、削弱消極對抗、建立相互信任。